自家的
新闻热线:0833-2445385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自家的
2019-08-13 09:02 来源:三江都市报

  熊荟蓉

  父亲去世后,我将母亲接到身边。本来还担心她难以适应,没想到她一个乡下老太太,来城里却是自来熟。

  这天,母亲给我们蒸水晶糕,刚一出锅,她就盛了一盘,说:“我给莹莹送去。”我诧异道:“哪个莹莹?”

  她比我更诧异:“自家的邻居,你都不认识?”

  确实,在这个房子住了十年,对门的一家三口,只偶尔打个照面,他们长什么样儿我都没细看,也不知姓甚名谁,更是从来没有交往过,没想到母亲才来一天就跟人家黏上了。

  这天下班回家,遇上停电,我只好走步梯。在六楼的楼梯口,看到母亲正在扫地,我说:“妈,您是不是从十二楼一直扫下来的?这小区有清洁工的,不要您多管闲事!”

  母亲抬起满是汗珠的额头说:“自家的楼梯嘛,扫干净了舒服!”

  母亲用了一整天的时间,从十二楼扫到一楼,不仅扫地,还擦栏杆。

  母亲没事就在小区里转悠,捡拾垃圾,给花草浇水,帮别人看小孩……我生气地对她说:“妈,跟您说多少遍了,小区有物业,有清洁工,这些事都不用您操心,您有空多休息。”

  母亲一脸懵懂:“自家大院的事,做做没啥,我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  不到一个月,母亲就把小区里的人都混熟了。谁见到她都主动打招呼:“大妈好!”一年后,母亲中风住院,小区里好多人都拧着水果和营养品来看她。我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们都挺忙的,不用来啊!”大家都说:“自家的老太太生病了,来看看是应该的。”

(责任编辑:徐燕妮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