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抟与峨眉山
新闻热线:0833-2445385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陈抟与峨眉山
2019-05-14 11:08 来源:三江都市报

  魏奕雄

  明确写着陈抟曾隐居峨眉山,见于清同治年间重修《嘉定府志》卷三十七“人物志·仙释”中,陈抟条下有编者按语:“《方舆考略》:抟隐于峨山之马鞍山。自号峨眉真人,今大峨石‘福寿’二字,其遗迹也。”

  这则资料,很可能是依据上述宋祁那首《谒陈抟祠》而撰的。宋祁(998年—1061年),字子京,湖北安陆人,宋仁宗天圣年间进士,历任翰林学士、史馆修撰、工部尚书,曾与欧阳修等合修《新唐书》,该书大部分为他所作。他出生之年仅晚陈抟逝世之年九载。这位曾经担任史馆修撰的史学家,写诗咏诵峨眉山的陈抟祠,表明他确认陈抟来过峨眉山。史学家治学严谨,没有依据是不会乱说乱写的。笔者认为,由此可以认定陈抟确实到过峨眉山,而仙逝葬身地应该是华山。

  《嘉定府志》所记“福寿”二字,今犹存,在峨眉山神水阁前大峨石上,与吕洞宾手书“大峨”二字并存。福字形同“白鹤踏芝田”,寿字有如“青龙蟠玉柱”,形象化的仙笔。伏虎寺僧人曾将这二字拓而刻石,竖于寺中,不知何年消失了。清代戊戌六君子之一刘光第生前游峨眉山时,写有《神水阁》一诗16句,最后4句:“神工更鬼斧,穿凿无日年。缅怀陈希夷,照我心相篇。”他另有一首《神水阁》,头两句是“希夷大笔入云根,风骨高奇气远吞”。这当是他在神水阁前见到“福寿”二字而发的感慨。

  说陈抟是亳州人,是依《宋史·陈抟传》所记,《辞海》采用这一说法。但清蒋超《峨眉山志》“仙释流寓”中写道:“宋陈抟,号希夷,普州人。”普州,北周置,治地在今资阳市安岳县,安岳县在隋代称崇龛县,近些年也有一些学者认为,陈抟应是西蜀崇龛县人。其中安岳陈抟学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刘联群和该会秘书长阳登华,在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主办的《中华文化论坛》1997年第2期发表《陈抟故里考证综述》、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的《巴蜀文化研究通讯》2005年第5期发表《道教老祖陈抟其人》两文,论述陈抟为西蜀崇龛人,其论据有陈抟本人的著述《易龙图序》署名“西蜀崇龛陈抟序”;北宋史官李宗谔主编《州县图经》(又名《详符图经》)分册《普州图经》记载“陈抟字图南,崇龛人”,“既长,辞父母去学道,或居亳为亳人,或居洛为洛人,或居华山为华人”;南宋历史地理学家王象之《舆地纪胜·普州卷》中九处记载崇龛的陈抟遗迹;南宋冯叔豹有《过崇龛寨题希夷宅》一文,等等。上述《道教老祖陈抟其人》有以下两段:“安岳县城三华里外的云居山,有明洪武甲戌(1394年)秋,县令陈观为之重建的陈抟墓……墓后面岩石上刻着陈抟书写的‘福寿’题字。”“今安岳、大足、潼南、峨眉山、华山、山东蓬莱仙境等全国各地,皆保存了陈抟书写的‘福寿’二字石刻。此二字独具特色,内含‘田给予福,林付长寿’八字哲理”。

  以上所叙表明,“福寿”二字,不只是峨眉山有刻,其他多处也刻得有。那么这二字,是陈抟为他的故乡安岳题写的,还是为别的哪座名山题写的?峨眉山大峨石上的“福寿”二字,比安岳的字径1.6米要小得多,它是陈抟的原题字迹,还是从别处拓来重刻的,现在无法考稽了。笔者认为,从“福寿”与唐代道士吕洞宾写的“大峨”、明代中佥都御史张景贤题的“神水”,整齐并列刻在同一块石板上,当是后人拓而为之。

  但是不管怎么说,作为哲学家的名道士陈抟,他的脚迹和墨迹,都是峨眉山的宝贵文化资源,峨眉山道教宝库难得的文化遗存。            (下)

(责任编辑:童翠华)